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面向東南亞“龍頭”:昆明還是南寧?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14 20:19:33

兩場重量級展會的競爭,其實也是兩座城市競爭的縮影。

每經記者 楊棄非    每經編輯 劉艷美    

昆明 圖片來源:攝圖網

6月12日,第二屆“商洽會”在昆明如期開幕。

這是每年最重要的“云南時間”。商洽會全稱“南亞東南亞國家商品展暨投資貿易洽談會”,被稱為“永不落幕的南博會”。南博會(全稱“中國-南亞博覽會”)逢雙年舉行,商洽會則逢單年舉行。

3個月后,比南博會更“資深”、每年一屆的中國-東盟博覽會(下稱“東博會”),也將在其永久舉辦地——南寧迎來第16個年頭。

一直以來,南博會跟東博會都在暗自“較勁”:不僅邀請政要級別基本相同,參展商、貨物品質等也非常趨同。這背后,還有一段不得不說的“恩怨情仇”:2003年,云南與東博會失之交臂;直到十年后,這個遺憾才因南博會永久落戶得到彌補。

兩場重量級展會的競爭,其實也是兩座城市競爭的縮影。

如今,中國城市“南下”蔚然成風,都想在廣闊的東南亞市場搶得先機。而廣西和云南作為與東盟國家陸地接壤的兩個省份,都自稱面向東盟開放“橋頭堡”。勢必要“打頭陣”的兩座省會城市,競爭將不可避免。

01

2013年,在昆明連續舉辦5屆的南亞國家商品展,正式升格更名為南博會,成為與東博會“份量”相當的國家級區域性國際展覽。

彼時,《昆明日報》專程前往東博會考察,得出結論:南寧通過連續9屆承辦東博會,城市國際化程度迅速提升,而“改頭換面”的南博會將對昆明帶來同樣的影響。南寧市委一名官員更直言,昆明與南寧有很多相似之處,“南寧的昨天就是昆明的明天”。

東南亞擁有6億人口,其中60%是青年人口,正在快速推進工業化、數字化。電商企業、電競企業……一邊是紛至沓來的“掘金者”,另一邊則是東南亞市場煥發的強勁活力。

《經濟學人》智庫EIU曾預測,延續20多年的全球商業環境開始出現變化:在歐美和其他一些地方出現全球化倒退現象和地緣政治風險,而亞洲則仍舊是一個快速增長的經濟體,特別是東盟和印度經濟突飛猛進。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所所長劉卿曾指出,“‘一帶一路’一下就把東南亞打開了”。而東南亞國家與中國的契合度具體體現在——資金、城鎮化等領域巨大的合作空間。

昆明、南寧及其所在的云南、廣西兩省,率先感受到巨大的合作需求。以最近5年外貿數據為例,廣西與東盟雙邊貿易實現多年連續增長;而在進出口額約為其一半的云南,與東盟雙邊貿易總體也呈上升態勢。

數據來源:廣西、云南統計公報

兩座城市仍在加快面向東南亞布局。

到去年底,已有泰國、馬來西亞、越南、老撾、緬甸和柬埔寨6個東盟國家分別在南寧、昆明設立總領館。航線方面,南寧吳圩國際機場基本形成覆蓋東盟的“東盟通”航線網絡;昆明長水國際機場國際航線也重點圍繞“一帶一路”沿線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瀾湄合作區域等布局,已成為國內連接東南亞、南亞通航點最多的機場。

事實上,兩座城市對自身的定位頗為相似。對昆明而言,是建設立足西南、面向全國、輻射南亞東南亞的區域性國際中心城市;南寧則提出,將建設面向東盟開放合作的區域性國際城市。

02

不過,“下南洋”過程中,南寧與昆明都沒能形成絕對優勢。

一個重要因素是,由于歷史原因和地區發展條件限制,在影響合作的關鍵——通道布局上,兩地都還處于建設或運營初期階段。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物流與供應鏈管理研究所所長王國文告訴城叔,水運一直是東南亞國家貿易往來的主要手段,但耗費時間長,且難以覆蓋所有東南亞國家。因此,打造一個網羅該地區各個國家的鐵路網,能夠大大提升合作層級。

前后醞釀五十年之久,2006年,18個亞洲國家代表在韓國釜山正式簽署《泛亞鐵路網政府間協定》,東南亞鐵路網雛形終于得以顯現。

其實,很長一段時間里,昆明都穩穩占據C位。在不少人印象中,位于東南亞的狹義“泛亞鐵路”網包含東線、中線和西線,都是從昆明出發,經過中南半島,在泰國曼谷匯合后,經吉隆坡直達新加坡。

泛亞鐵路示意圖 圖片來源:央視視頻截圖

2017年,中泰鐵路正式開工,受到廣泛關注。根據媒體報道,這一高鐵項目完成后,自昆明僅需7小時就能到達曼谷。

云南省社科院東南亞研究所研究員陳鐵軍曾分析:過去,云南可謂中國經濟發展的“死角”,交通較為落后,發展較為閉塞。泛亞鐵路取得進展,對云南經濟帶動意義很大,將改變整個云南的區位形勢。

在昆明“高歌猛進”之時,南寧的身影卻顯得頗為暗淡。雖然“背靠大西南,臨近粵港澳”,廣西卻既沒能加強與鄰省廣東的聯系融合,也沒能發揮好“西部唯一的一片海”的地利優勢。

如今,南寧的機會來了——2015年,中新互聯互通項目正式啟動,并在去年升格為“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新加坡物流公司開始加速在廣西布局,越來越多的鐵海聯運班列加速匯聚。與此同時,不久前,廣西印發《廣西全面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實施方案(2019-2021年)》,提出與大灣區構建海陸空立體交通網,同時積極承接全產業鏈產業轉移。

作為北部灣核心城市與廣西首府的南寧,自然是通道建設的重點樞紐。去年底,國家發改委和交通運輸部印發《構架物流樞紐布局和建設規劃》,南寧同時入選“陸港型”、“生產服務型”和“商貿服務型”國家物流樞紐城市。

而在這一通道建設上,昆明與南寧競爭還將進一步加劇。根據現有規劃,若所有線路布局完成后,兩市作為中轉,均從中國南方出發,通過復雜完整的鐵路或鐵水聯運網,最終抵達新加坡。

03

當然,要從末端變樞紐,并非修幾條鐵路這么簡單。對于樞紐城市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利用樞紐地位,真正推動自身經濟發展。

王國文指出,要將通道經濟轉化成本地經濟,關鍵是要形成資源“池子”,讓所有資源都愿意在此聚集,并實現共享。比如深圳,由于自身產業優勢不斷聚集資源,自然而然就形成航空與鐵路樞紐。

換句話說,一方面要提升城市本身競爭力;另一方面,要推動更多城市參與合作,實現國內外信息、數據等聯動。

在城市自身發展方面,與昆明相比,南寧需要做的還有很多。

南寧 圖片來源:攝圖網

盡管兩座城市經濟總量相差不大,但在知名度上,作為旅游城市的昆明遠高于南寧。事實上,即便在廣西省內,南寧也有桂林、柳州等勁敵環伺。為提升南寧存在感,自今年以來,廣西不斷強調強首府戰略,以期提高南寧首位度。

而在強化城市聯系方面,南寧和昆明都被寄予厚望。

今年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關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設面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的政策措施》,支持云南加快建設“輻射中心”、支持昆明市開展健康產業示范;而在更早發布的《北部灣城市群規劃》中,南寧被定位為北部灣22市核心城市,以進一步推動要素集聚、強化國際合作。

如何才能更快突破?“要打造跨境、跨國運營主體,提供綜合商業解決方案。”王國文認為,這需要摸清各個地區的產業特色,尋找產業發展契合點,“誰找到產業合作的切口,誰就能率先推動合作達成。”

據王國文觀察,盡管面對的是同一個東南亞市場,南寧與昆明區位優勢、角色都有不同之處,可以實現錯位發展:南寧主要覆蓋越南地區,從昆明出發則能串起老撾、緬甸、泰國等國家。

“現在廣西比云南外貿總額高,是自然形成的,因為各自經濟基礎不一樣。下一步,關鍵是要通過地方產業集群構建,各自做好增量。”王國文說。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昆明 南寧 東南亞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腾讯分分彩技巧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