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暑期檔拉開帷幕 電影《秦明·生死語者》能再現當年網劇的火爆嗎?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15 19:26:00

這部電影也是自2015年后,樂創文娛作為主投方再次征戰暑期檔。在去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樂創文娛的戰略升級發布會上,張昭第一個分享了“秦明”系列IP。

每經記者 張春楠    每經編輯 杜毅    

高考后一周,暑期檔已經正式拉開帷幕。

6月14日,由嚴屹寬、代斯、耿樂、郝劭文等領銜主演,根據“法醫秦明”系列小說第一部《法醫秦明:尸語者》改編的電影《秦明:生死語者》正式在全國上映。這部電影也是自2015年后,樂創文娛作為主投方再次征戰暑期檔。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

樂創文娛也將電影的首映式搬到了“未來法醫的搖籃”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禮堂,樂創文娛董事長兼CEO張昭、原著作者法醫秦明、影片導演李海蜀和黃彥威、主演嚴屹寬等悉數到場。

據了解,這部電影也是全國首部法醫題材電影。2016年,網劇《法醫秦明》成功出圈,三年過后,隨著審查的嚴格,觀眾口味的變化,相同的套路已經已經無法再吸引觀眾,《秦明·生死語者》該如何取舍?嚴屹寬版的“秦明”將如何突破張若昀的網劇版?在首映禮現場,每經記者專訪了這部影片的導演李海蜀和黃彥威。

耗資百萬制作1:1“尸體”道具

專業和性格迥異,李海蜀和黃彥威卻作為夫妻檔一起合作了多年,拍攝了《傲嬌與偏見》《搞定岳父大人》等都市輕喜劇,《秦明:生死語者》也是他們第一次拍攝的懸疑題材影片。

所有搞藝術創作的人都會探討生和死的關系,但是法醫是極少數能在現實題材里探討這一主題的,李海蜀和黃彥威想通過展現死亡來喚醒人們對生命的熱愛,打開自己的心門。“中國很少做死亡教育,中國人很忌諱,越是避諱,很多人越是想不開,其實死亡教育是挫折教育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做好了可以疏導情緒,很多抑郁、自殺的情況就不會發生。”

不過,從都市輕喜劇到專業門檻很高的法醫懸疑劇無疑是很大的挑戰。“喜劇片對抖包袱的節奏感,要求很高,懸疑片對懸疑氛圍的營造有要求,對我這個外行出身的人來說,一直是看電影學電影的。”值得一提的是,黃彥威并非科班出身,中科院遺傳學博士的他在做完神經生物學博士后工作后“棄理從文”,從編劇做起投身影視行業。

“這次終于有機會可以和科研擦邊了。”黃彥威由衷感慨。據他介紹,遺傳學的專業背景為劇本的撰寫提供不少幫助。

除了買了一年的知網會員,據兩位導演介紹,他們還借鑒了大量的真實的法醫解剖視頻。“那時我的手機里有好幾百張解剖現場和身體殘肢的圖片,那時我一直擔心手機萬一丟了,撿到的人會以為我是連環殺人犯。”李海蜀對每經記者開玩笑道。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

包括他們也參觀了原作者秦明在合肥市殯儀館旁邊的法醫解剖室。“解剖工具里甚至還有湯勺,但那肯定不是喝湯用的。”黃彥威解釋其實是在尸體有內出血時候,法醫要一勺勺量出失血量,這對于判斷傷害是否是致命傷很關鍵。

這一切努力都是為了營造真實的解剖氛圍。據記者了解,《秦明·生死語者》中出現的“尸體”粗算有14具,其中的兩具尸體道具為了追求細節拍攝時的真實,花了一百多萬,用真人翻模,1:1的制作了全套骨骼和內臟器官道具,可以還原手術刀切割“表皮”,切斷和摘除“胸骨”,取出“內臟”的過程。

但這肯定有尺度的問題。在網劇第一部《法醫秦明》播出后,審查標準就在不斷提高。“大銀幕要比監視器大170-200倍,一根針縫合皮膚在手機上看和大銀幕上看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因此我們也有所取舍。”黃彥威對每經記者稱。盡管拍攝時真實還原了解剖全過程,但后期還是利用了刪減,遮擋,模糊或者是重新構圖的手段來平衡畫面。

時隔4年,樂創再次征戰暑期檔

這部電影也是自2015年后,樂創文娛作為主投方再次征戰暑期檔。在去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樂創文娛的戰略升級發布會上,張昭第一個分享了“秦明”系列IP。

“因為這個題材對于我的沖擊是最大的”,張昭表示,“法醫最有意思的是解剖,我們給‘法醫秦明’的定位是他通過解剖能夠聆聽到死者在逝去之前沒有來得及講述的人生故事和感悟。”

公開資料顯示,《法醫秦明》是真實的公安法醫秦明根據自身經歷所寫的一系列懸疑小說,現在已經出版包括《尸語者》、《無聲的證詞》《第十一根手指》《清道夫》《幸存者》《偷窺者》在內的六部作品。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

2016年由張若昀、焦俊艷和李現主演的網劇《法醫秦明》對“秦明”IP的出圈功不可沒,這部單集成本僅250萬元一集的20集網劇,早于《白夜追兇》等成為懸疑類型網劇的“爆款”,播放量高達14億次。

網劇的出圈帶動了小說的火爆。在《2017貓片 胡潤原創文學IP價值榜》中,“法醫秦明”小說位列93位,而在2018年該榜單中,“法醫秦明”上升至82位。中南文化2016年年報顯示,僅僅是《法醫秦明》系列電子書及有聲書的銷售就為小說版權方博集新媒帶來了超過1800萬元的收入。

在第一部《法醫秦明》之后,出品方博集影業和搜狐視頻又在2018年推出了《法醫秦明2:清道夫》,口碑與收視卻明顯下滑,“秦明”系列的第三部《法醫秦明之幸存者》也于同年在騰訊視頻播出,投資方也換成了企鵝影視、聚禾影畫和公安部金盾影視文化中心。

之前有媒體報道稱,最初的時候,法醫秦明系列小說前四本的影視改編權都在博集天卷手中,但是早期博集天卷并沒有做影視的打算,因此將該系列小說的前兩本《尸語者》《無聲的證詞》的影視改編權出售給了樂創文娛,而《秦明·生死語者》正是改編自第一本《尸語者》。

李海蜀和黃彥威也談到了與網劇的對比,電影版“秦明”還在拍攝時張若昀版的網劇秦明已經火遍全網。“從一開始,從公司到我們都知道必須升級,如果你還走網劇已經走過的路,起點就落后了,是拼不過網劇的。”李海蜀表示。

不過,鑒于原著的20個故事獨立成章,沒有一個故事主線,《尸語者》改編成電影并不容易。6月13日,原著作者秦明本人也到了首映禮現場,“坦白來說,我的小說更適合改編成電視劇,”秦明在發布會上表示,“但是我和兩位導演對故事的初衷是一樣的,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

“劇集會把某一個人物的性格特點放得特別大,但是不會發生大的變化和成長,這是劇集的特點,因為你要長期吸引觀眾看這個劇,”黃彥威對記者解釋網劇和電影的不同,“電影不一樣,電影的情感會更強烈,人物的情感和性格層次會隨著劇情發展展現得更豐富。”

嚴屹寬飾演的秦明在影片結束時就發生了性格的轉變。“定名的時候相比法醫秦明,我們選擇就叫秦明,因為我們寫的是人,是對秦明這個人物的解剖,而不是某一個案子,這也是電影所做出的升級。”黃彥威表示,“嚴屹寬的年齡和真實的秦明的年齡更接近,有沉淀也有閱歷,他把秦明性格的轉變演繹得打動人心。”

責編 杜毅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法醫秦明 樂創文娛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腾讯分分彩技巧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