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求求你讓我加班吧,不然我還不起房貸”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6-16 13:39:14

每經編輯 孫志成    

最近一部名叫《我,到點下班》的日劇在中日兩國都相當火爆,劇中的女主作為互聯網公司的總監,每次一到下午6點就準時下班,去酒館喝酒,享受自己的生活,電視劇中的這些場景,可以說是日本上班族夢寐以求的狀態

圖片來源:《我,到點下班》截圖

眾所周知,日本上班族的加班情況非常嚴重,“社畜”、“過勞死”這些詞匯都是日本人發明的,體現了日本社會嚴重的“加班危機”。

據日本政府2016年發布的首部《預防過勞死等對策白皮書》顯示,2010年至2015年,共有368起(男性352人,女性16人)過勞死或過勞自殺事件,其中40歲左右的男性和29歲以下女性自殺比例最高。

在這種大背景下,日本政府不得不開始限制企業的加班。但這項極富同理心的政策,卻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沒有加班費,員工還不起房貸

2018年6月,日本通過了《工作方式改革關聯法》,從2019年4月1日起分階段實行,該法規對加班時間的上限加以限制,以期把更多的自由時間還給勞動者。

法案規定加班時間“原則上為每月45小時,每年360小時”。顧及到繁忙期,還規定一年最高加班時間不得超過720小時,單月不得超過100小時。違反規定的企業將會面臨每一人次3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8萬元)罰款。日本大企業將從2019年4月適用該法案,中小企業從2020年4月開始適用。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除此之外,該法案還規定了一個“脫時間給制度”,以年收入1075萬日元以上的金融交易員和顧問等專業崗位為對象。這些專業崗位沒有加班費,以成果決定薪資。目的是減少無用的加班,提高勞動生產效率。

這看起來似乎是日本政府在試圖“挽救社畜”,但是令人沒想到的是,不少日本上班族卻并不支持該法案,因為假如不能加班,那就沒有加班費,就還不起房貸了…

據NHK報道,在橫濱一家視頻制作公司,48歲的員工石井隆義(化名)表示:“我已經收到了銀行要求還款的信件,但是我手上沒有錢。”由于新法案導致的加班費減少,石井先生已經拖欠了5個月的抵押貸款,銀行已經要求他賣掉房子,一次性還清剩下的2600萬日元貸款。

按照他的計算,因為新的工作制度,他的年收入減少了約100萬日元,他表示:“我每個月都加70-80小時班,這樣的收入才夠還房貸”。

圖片來源:NHK視頻截圖

20年前,石井先生在市中心購買了一套5000萬日元的單戶住宅,并和母親、妹妹一起住在那里,3個人共同分擔每月21萬日元的還款,石井先生承擔其中的6萬日元。此前,他的月收入約為25萬日元,其中加班工資約6萬日元。

石井先生表示:“之前哪怕我按時還了款,除掉日常開銷,我還能剩下一部分錢來儲蓄”。

但是隨著工作方式的改革,石井先生每個月的加班時間被減少到了每個月40小時,最少時一個月只加了一小時班,他的平均月收入也降到了19萬日元。

再加上母親患上了老年癡呆,石井先生妹妹的收入需要用來支付護理和醫療費用,房貸的重擔全部都落到了石井先生一人身上。

最終,石井先生不得不以2800萬日元的價格賣掉了房子,還清了銀行貸款。

現年40多歲的坂本純一(化名)四年前曾經花8400萬日元,以0.8%的低利率貸款在東京市中心買了一套四居室,在金融機構上班的他年收入約1400萬日元,每月工資約70萬日元,是日本的“高薪一族”。

圖片來源:NHK視頻截圖

但是由于政府限制加班,坂本先生目前的年收入下降了500萬日元,每月的工資也下降到40-50萬日元,而他需要償還的房貸達到每月22萬日元。

假如他延遲還款,那給他貸款的金融機構就會收取高達14%(年利率)的滯納金,每月高達80萬日元。

圖片來源:NHK視頻截圖

像石井隆義和坂本純一這樣的日本人還有許多。據日本瑞穗研究所估算,由于工作方式的改革,日本全國每年的加班費減少了5.8兆日元,平均每個上班族每月少掙7萬日元(約合人民幣4465元)。該所首席經濟學家Sakis Keisuke預計:“如果上班族收入減少,那消費就會減少,這會導致日本每年的名義GDP減少0.3%。”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月度勞動力調查”,加班工資(非定期工資)占2017年平均現金工資總額的6%左右。在電力,燃氣,供熱和供水行業,加班工資占工資的10%以上,加班工資已經成為工人的重要收入來源。

日本人房貸壓力越來越大,收入卻在降低

上個世紀90年代,由于房地產泡沫的破滅,日本房價大跌,房子成了“沒價值”的資產。

但是隨著日本經濟復蘇,房地產的投資價值再度顯現出來,買房的日本人越來越多,“房貸一族”的數量也不斷上升。

根據日本土地價格網的統計,日本地價已經自2013年保持了5年的連續上漲趨勢。

圖片來源:日本土地價格網

地價上漲部分打消了日本人對于泡沫經濟時期房價暴跌的顧慮,讓人們不用考慮房子貶值的問題。以東京、神奈川、埼玉縣的南關東城市圈為例,這些地區的房價自2013年開始上漲,截至2018年,東京的房價已經漲回了2000年的水平。

再加上日本央行自2013年開始實施大規模貨幣寬松政策,房貸利率極低。作為應對消費稅率提高的舉措,日本政府從2014年4月開始把房貸減稅的扣除額最多增加到2倍,這讓日本人買房有了更多動力。

據《日本經濟新聞》,日本總務省的調查顯示,2017年,39歲以下日本家庭的債務已達到其家庭年收入的187.8%,是2007年的1.4倍。雖然所有家庭的平均值僅增長6個百分點,但年輕一代的債務明顯增加。

而債務增加的原因就是房貸,在家庭負債中,僅由民間金融機構提供的房貸就達到約181萬億日元,占到整體的60%。這一比率在過去20年里擴大一倍,家庭負債明顯偏重于住房。

可是日本家庭的收入在進入21世紀后不斷下降。據日本總務省統計局的數據,日本每戶家庭每月可支配收入在1997年達到泡沫經濟后的頂峰——50萬日元(約32000元人民幣),隨后就一直下降,到了2017年,這一數字是43萬日元(約27000元人民幣),下跌了約7萬日元(約4500人民幣)。

據界面新聞,一些反對人士質疑新法規能否明顯改變“加班文化”。實際上,日本政府2017就提議將每個月的加班時長限制在60個小時以內,但是在“繁忙時期”允許企業將這個時間提高到100個小時。因此批評人士稱,政府是以犧牲員工的利益來優先考慮商業和經濟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醫生的加班情況是此次日本工作時間改革的討論重點。日本厚生勞動省規定,2024年起,規定負責地區醫療的特定醫療機構及進修醫生等的加班上限最多為“一年1860小時”。

不過,這一數字幾乎是過勞死的工傷認定標準(一個月平均80小時)的兩倍。一些過勞死遺屬批評稱:“讓人工作時間超過過勞死基準線的做法稱不上真正的改革。”

千葉商科大學國際教養學部專任講師常見陽平表示,“許多企業人手不足,但又不能要求員工加班。這樣一來,為提高生產率,就只能讓員工回家加班、無回報加班”。

在2019年度東京大學新生開學典禮上,上野千鶴子教授說:“等待你們的是即使努力也不會得到公平回報的絕望社會”,這句話曾引起巨大的爭議,但是對于夾在加班與房貸之間的石井隆義和坂本純一們來說,可能這就是現實。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腾讯分分彩技巧玩法